当看病不谈钱的时候,医改才算成功

2023-01-26 01:25:44
养老杂志
1443

1月8日,人民网、健康时报联合主办的第十一届健康中国(2018年度)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设立大格局、大融合两个主题论坛,共计10个主题单元。

在大格局论坛上,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对于中国医改,说了这样一席掏心窝的话。

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现场演讲

医疗是个无底洞,没有满意的医疗

40多年以前我自己曾经是一个病人,特别严重的疾病,被开刀,住了42天院。正是因为活过来了,所以才学医,当了外科大夫。后来又从政,做一些管理工作。

前不久,我86岁的老母亲因为慢病支气管验哮喘,又住在了40年以前我曾经住过的医院。我去看望母亲并且陪伴她,我发现40多年以前我曾经住过的那个医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的简陋环境今天不可同日而语,信息化手段也得到了非常好的应用。但是当医院人员拿来帐单的时候,她还是跟我说了一句,天天都是钱啊。

我问我哥哥多少钱,他跟我说了一个数字,是我住了42天医院被开刀,做了那么多的治疗全部费用的3.5倍,这就是反差。

中国老百姓对国家这么多年的医改取得的进步到底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我觉得我们还挺满意的,环境那么好,也得到那么好的照顾。但是还是要感叹一句,这么多钱,她很心疼她儿子,好不容易挣的钱,一天天像流水一样放出去。

所以能不能做到真正让老百姓满意的医疗卫生?我觉得很难。我们可以说让人民有满意的教育,因为教育是有底的,从出生一直到大学毕业,什么样的家庭收入水准可以给予他什么样的教育水平,这笔账我们能算得出来。不过医疗是无底洞,因为它是可以无限延伸的,你怎么往里投入都是可以的。所以如果说让老百姓满意的医疗,这句话最好别说。

现在很多医生看病,心里都想着钱!

我讲第一个观点,中央文件都在讲公益性的回归。每个人对公益性都有不同的理解,我们很多老百姓理解公益性的回归,基本上等于免费医疗。

但是按我们国家的财力我们做得到吗?按医生的角度,如果我们为病人提供真正公益性的服务,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很多人当过志愿者,您做志愿者为别人提供帮助,为别人提供服务的时候,心里面在想什么吗?心无杂念,心无旁鹜,没有钱的概念。但是我们医生现在每给病人提供一次服务,心里面都在想着绩效考核,想着成本、效率、效益等等。

现在中国公立医院的管理体制是计划经济的,我们医院的运行机制是市场经济的。政治经济学中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现在问题是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对不上。我觉得这是我们医改要解决的最大问题之一。只有这两个对准了,我们公益性就特别好谈。医院的运行完全是资本主义的,市场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的,我们必须解这个扣。如果这个扣要不解的话,实际上有很多问题难以解决,包括公益性。

比如说多少年前我行医的时候,脑子里绝没有钱的概念,没有想今天治多少病人我会收入多少,但现在的年轻医生他每天都在算,今天看了几十个病人,跟他的业绩绩效考核是直接相关的。我当过十年院长,我清楚我怎么要求我们的医生的,所以我呼吁尽快找到一条路,把这个问题解决好,这样才能保证医生们真正全身心的投入到为病人的服务中。

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接受健康时报记者专访

现在病人选医生,却都选不满意!

第二个回归是看病就医规律的回归。医院墙上医生的照片下面标着价钱,世界上只有中国的医院里有这么一大特点。

中国的病人真的有权利想选哪个医院选哪个医院,想选哪个医生就选哪个医生。孩子上幼儿园、小学、大学,到政府部门办事不可以选择为您服务的对象,接待你就不错。你还去选,指定谁当孩子班主任,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对学校有那么多的抱怨吗?没有,偏偏对我们有。所以病人满意了吗?没有。这是我们医务界自己发明的办法,叫病人选医生。

我觉得回归到原来吧,病人得了病就去离自己最近的医务室看,病治不了,转到大医院。现在我们采取一些办法,比如说建立医联体,医联体的办法就能解决分级诊疗吗?说起来很美满,但事实还是比较骨感的。因为我作为三甲医院,带动了所谓的医联体,我是强者,我决定了利益的分配权,我会把病人最能够为医院提供经费的那几天留在医院,基本上已经把最高经费的那几天挣完了,转到社区医院。社区医院眼巴巴的收来一个病人,背后没有费用,怎么能养活自己?养活不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分级诊疗就实现不了。

几十年以前我们国家已经安排得很好了,所以我呼吁回归到原来哪种分级诊疗、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但是还回得去吗?非常难。人们已然走过这条路,你让他再走回头路会提出很多问题,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

原来医生怎么给病人看病呢?1983年我大学毕业,坐在诊室里等着病人,病人挂了号,分诊台会把病人指定到固定的诊桌,我认为有能力也有自信来解决问题,那好,我可以满足您的要求和需要。如果我认为我自己的能力不济,那怎么办?我会带着病人到二诊室,二诊室大夫觉得也不能解决,我们会一起,或者我自己带着病人到三诊室。三诊室是更高年资的大夫,如果他还不能解决,会把病例带到外科全科查房会上。这是多么好的看病的路程。

我呼吁回到从前,人们要自己把自己搞得太辛苦,也不要把别人摸的底儿太透,您稍微糊涂一点,我们给您安排好,我们知道谁最适合你,哪个医生最能够解决您的问题,所以看病就医的规律一定要早点恢复。

当看病只谈病、不谈钱的时候,中国医改就算成功了

另外中国的医改成功与否的标准回归,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的病人到了医院里,基本诊室一个非常安静温馨的环境,一个非常礼貌的病人,一个非常有素养的医生,病人进来以后医生和病人握握手,如果像美国那样有个简单的拥抱,虽然假一点但是也可以。坐下来以后谈的全是病,谈的是关心这个人,绝对不要谈钱。

我们现在的医生见了病人往往先问的话,公费自费?你有医保吗?甚至有的医生问带了多少钱,根据带了多少钱来决定检查多少项,这违背人伦。当有一天我们只谈病不谈人、不谈钱的时候,中国医改就算成功了。

是医生看病不谈钱,还是医患双方都不谈钱?

但是,这里有一个概念必须厘清,那就是主张医生看病时不谈钱,还是主张医患双方所有人等都不能谈钱?

到底是该领导人故意含糊其辞,还是相关媒体做出了不准确的解读,我们尚不得而知,但其中的是非曲直,却容不得半点含糊,必须一一梳理清楚。

第一,医生诊治时不应该谈钱甚至不应该动谈钱的念头,但绝对不等于诊治疾病可以不花钱。

医生在诊疗过程中应心无旁骛,心中只有对患者的关爱和为其解除病痛的渴望,而不能将与疾病无关的“钱”字引入思考范围,更不能公开谈钱;

而患者呢?因没有“钱”的“第三者插足”,从而对医生充满信任与尊敬——这当然包括医患双方在内的所有人都望眼欲穿的充满诗意的情景。

但在实际上的诊治过程中呢?处在市场经济环境之下,医院用于诊治的所有仪器和手段,能够与“钱”这个字分割开来吗?须知即使是时下大力凸显其所谓“公益性”的公立医院,假如离开了钱,连一滴酒精一个棉球一厘米纱布都无法得到!遑论诸多非公立医疗机构?明明离不开钱又在表面上拒绝“钱”的介入,是不是扭捏作态地过了点儿了?

第二,不允许医生直接同患者去谈钱,但总有人要谈,不仅要谈,还要一笔笔去计算清楚。

比如包括公立与非公立医疗机构在内的所有医疗机构,其财务科第一是谈钱,第二是谈钱,第三还是谈钱。在谈的同时,还要在如何提高经济和社会效益方面为决策团队发挥智囊作用。一旦离开了这个“钱”字,不仅这个科室失去了存在的理由,甚至连医院也尽快关门大吉好了!

一个不注重经济效益,一个不考虑投入产出,一个对“钱”字视若无睹的医院,不论你挂营利性医院还是非营利性医院的牌子,都会失去基本的生存条件。

第三,医院谈钱与向患者腰包里掏钱之间,万万不可划等号。

医院的正常运营离不开钱。可喜的是,随着社会保障体制的逐步健全,在医患双方之外,医保方强势进场,作为患方代表参与利益博弈,这不仅大大改变了患方单兵作战所形成的弱势地位,也为制约医疗机构的逐利倾向提供了重要保证。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钱”字所蕴含的博弈,将在更加健全的舞台上展开,在这种制度环境下,刻意渲染和放大医患之间关于“钱”的话题,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了?

第四,要着力防止对“钱”的污名化。

人类发明了“钱”,本来是源于交易的需要。善者用其行善,恶者用其作恶,时下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芸芸众生则用其养家糊口,“钱”本身是没有罪的。

如果是明明涉及经济互动的双方,都刻意板着一个个正人君子的面孔刻意回避那个“钱”字,那么答案只有两个,要么是傻子要么是骗子。

须知即使崇尚“仗义疏财”的梁山好汉,不也在“大秤分金银”么?对“钱”做万般憎恨状,做嗤之以鼻状,做不共戴天状,实在大可不必!要知道《皇帝的新衣》只不过是一则寓言而已,如果演绎成现实版,就只会贻笑大方了是吧?

第五,历史的教训不应忘记。

说到“看病不花钱”,不能不让人联想起当年的所谓“吃饭不要钱”。

其时大办公共食堂,大家都屁颠屁颠地蜂拥而起地去吃公共食堂的“大锅饭”,结果呢?胡吃海喝与铺张浪费并存,是坐吃山空,是由吃饭到喝汤到汤也没得喝,然后是大家一起饿得眼珠发蓝。

这种教训,真不应该在包括医疗卫生在内的任何领域重演了。

第六,要向前走而不能开倒车。

“医院的运行完全是资本主义的,市场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的,我们必须解这个扣。”

可邓小平他老人家早就说过,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有市场,且这一观点目前已经得到从坊间到庙堂的广泛认同!事实上这一重大理论观点,早已经成为我们坚持改革开放的定海神针了,时至今日,怎么能在市场和资本主义之间划等号?

“我呼吁回到从前”,试问要回到哪个“从前”?计划经济时代还是更早的“从前”?

从发言者的语境看来,很容易令人猜想到是怀念改革开放前的计划经济时代,那时的农民靠“一根针,一把草”来治病,那时在城乡二元结构中社会保障领域之碎片化的“低水平,广覆盖”,就那么值得怀念?

须知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前进,咱们都不能甘当大战风车的唐吉坷德,更不能试图拔着自己的头发试图离开地球。

当然,这位高校负责人在谈话中也不乏真知灼见,如“医疗是个无底洞,没有满意的医疗”,如对“病人选医生”制度一针见血的批评,都不乏思想的闪光,令人心生敬佩。

但谬误就是谬误,在大的是非问题上万不可模棱两可

芸芸众生,大千世界,个把人故作惊人之语没什么,但大家在口口相传前首先要过过脑子!这些年来,总有人时不时在仔细揣摩大众心态后,精心画个大饼然后抛到天上,引来众人的阵阵欢呼与馋涎欲滴,但掉下来的究竟是冰雹还是石头蛋蛋,不知大家仔细思量过没有?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参考。部分资讯、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网删除。( 更多精彩资讯可关注 微信ID: linkolder, 或访问网站 www.linkolder.com

参与评论
Coco Cai
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1056号
ICP: 苏ICP备17029963号-1
链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