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前,这起轰动日本的老人车祸案,让日本全社会重新审视认知症

2021-09-21 22:45:51
原创

作者:王青
中日长者事业咨询事务所 法人代表14年前,在日本发生的一起列车碰撞认知症老人致死的交通事故,由此而引发的诉讼案件,历时近10年,几经波折最终由最高法院得出的判决,在日本社会一石激起千层浪,余波持续至今。

这个案件,在医疗和养老领域更是激发出各种讨论。它,加深了社会对于一个特殊人群及其家属的理解和关怀。这个人群,即是认知症人群

2007年12月 事故发生2007年12月,家住爱知县大府市的91岁的认知症老人高井良雄,趁着平时照护他的妻子稍微打了一个瞌睡的6、7分钟的空隙,离家出走,在无票的情况下径直进入JR东海(日本旅客铁道公司)的车站,坐了一站路后下车,然后进入铁路轨道内,被飞驰而来的列车碰撞身亡(据当时猜测,老人是为了寻找厕所而迷失了方向)。

640?wx_fmt=jpeg

△JR协和站的栅栏门,目前已上锁
由于这起事故,使得列车运行时间被大幅度地打乱,几十万人的乘客的出行受到影响。JR东海采取紧急措施,安排乘客换乘其他的轨道交通工具。之后,JR东海以家属没有尽到看护老人的责任为由,将他们告上法庭并要求赔偿相关损失费用,包括安排乘客换乘其他交通工具而发生的费用共计720万日元(约43万元人民币)。2013年8月 一审判决2013年8月,名古屋地方法院的一审判决认为,高井良雄的妻子因没能防止其丈夫外出,并且其儿子也没有尽到照护的义务,从而判决他们母子两人赔偿原告所要求的全部金额720万日元。对于这个判决,被告表示完全不能接受从而提出了上诉。

2014年4月 二审判决

约8个月后的2014年4月,名古屋高级法院进行了二审判决,考虑到儿子在远处工作难以追责,由对母子两人的判决改成老人的妻子一人,并且赔偿金额也减半到360万日元。对此原告和被告都表示不服各自上诉,要求重审此案。但当时日本的司法界对二审做出很高的评价,认为这个判决“非常人性化,因为考虑了家人看护老人的不易”。一审和二审的焦点都集中在“家属的过失”这一争执上。高井良雄老人在84岁的时候被诊断为认知症,护理等级评估为“要介护4”(在日本的护理等级评估中,最重的护理等级为“要介护5”)。平时他与妻子两人居家养老,儿子高井隆一在东京上班,儿媳则住在离两老不远之处,平时也帮忙照顾。儿子隆一几乎每个周末都坐新干线返家照顾双亲。因为父亲喜欢外出,家人尊重其心愿,并不加以阻止。

儿子周末回家时陪同父亲外出散步,平时则由儿媳紧随父亲身后加以守护。当时已85岁的妻子本人也是需要护理的状态,但即使如此,为了看护好丈夫,她在自己的枕边放着一个铃铛,只要有人进出家门即会以铃声告知,即便在深夜也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并且,家人在老人的贴身衣物里都缝上了姓名、地址和电话号码,以防迷路时可及时取得联系。这些家属所做的一切努力,在法院审判时没有获得认可。在一审的时候,原告方的JR东海,还责备了对于家人在老人的贴身衣服里缝上姓名地址的行为,认为 “走失时想期待第三者的帮助,是对别人的好意的一种依赖”。

在案子的审理期间,家属不断自责,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当时,对于这桩诉讼案件的一审和二审的判决,多家主流媒体进行了报道,受到了社会上的广泛关注。其高额的赔偿金、诸多颇有争议空间的细节,以及相比原告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庞大的公司而言,被告的老人家属完全处于劣势之中等都成为公众瞩目的原因。来自社会上的反响强烈,对家属的声援不断高涨,使得案件持续升级曝光,同时也给了老人家属继续上诉的勇气。问题的焦点在于,认知症的家属是否如判决书所述没有尽到看护的责任。

舆论认为“把责任都推到家属身上是否恰当?”在一片质疑声中,全国范围的团体【认知症与其家属的协会】率先公开发文阐明观点,他们认为“1天24小时内,要一分一秒毫无缝隙地看护一个认知症老人,本身就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针对法院在对认知症老人的照护实情一无所知之下做出的判决表达了愤怒之情。

除此以外,声明还表示,“这样的判决已经落后于时代,希望最高法院进行重新审理,针对由于认知症而引起的列车事故损害而开辟出一条社会救济的道路”。同时,曾在政府机构厚生劳动省工作并负责介护保险业务的官员,将自己对这个案件的看法书面提交给法院,对日本的认知症政策实施方面进行了解读。

2016年3月  推翻判决

2016年3月,最高法院经过重新审理,推翻了一审和二审的判决,驳回了原告 JR 东海的诉讼,宣告“JR东海败诉,老人家属免责”。640?wx_fmt=png

△案件胜诉报道

判决书中写道“由认知症的人引起的事故,考虑其防不胜防的特性,家属可不为事故担责”。对于这个完全逆转的判决,大众给予了极大的赞同,媒体纷纷撰文高度评价。

上述的【认知症与其家属的协会】发文高度赞扬,对将官司坚持打到最后的老人家属以及辩护律师团队表示感谢。并且表示:“如果这个案子把责任推到家属身上,那我们将对不起全国的照护老人的家属。这个判决,给全国的认知症的家属以及与认知症有关的从业人员都带了了莫大的安慰和振奋。

以此为契机,社会正在不断重新对认知症人群加以认识和理解。本团体今后将与社会、社区携手,共同促进认知症的友好社会的建设,并且更进一步积极加强与认知症当事人及其家属的互相激励等机制的推进。 ”

反省与思考

这个判决,给当时将认知症的照护都推给家属、家属孤军奋战的现状打上了一个问号,引发人们进行思考,社会应该怎样对待认知症的人?日本养老界的专家指出,如果最高法院维持一审或二审的原判的话,那么将出现怎样的情况呢?

也就是说,更多的人会放弃居家养老去养老机构,或者无论是居家还是机构都会对认知症老人实施严格的监视看管,加速“关起门来的封闭式照护”的状态。640?wx_fmt=jpeg

△图片来源:Uplash

并且,因为怕被追究责任,也有可能将老人捆绑在安全带之下以求平安。

这种犹如牢房式的看护将会剥夺多少老人的尊严!

所以,最高法院的这次的判决意义重大,其引发的社会意义是深远的。

它提示我们,应该让整个社会来承担起守护认知症人群的责任,给予认知症的人们在他们熟悉的环境中继续地、有尊严地生活的勇气。打造一个对认知症人群友好的社会环境已经刻不容缓。

此后,由这起案件引发的社会效果起到了令人可喜的成果。各种围绕这个案件的研讨会在全国召开,包括许多教育机构的学者就此案件发表了学术论文,论证并回顾社会及观念的转变。案件当事人老人的儿子高井隆一被全国各地的相关团体邀请开展演讲活动,并将自己的这场经历著书出版,积极为认知症人群奔走带来有益的影响。

640?wx_fmt=png

△高井隆一和他的书籍《认知症铁道事故裁判》

并且,在这之后,由认知症引发的事故风险的保险产品购买大幅增长。而政府对于认知症照护服务的支付范围也给予了扩大。除了日本政府的一系列政策上的支持以外,来自民间的对于认知症人群的支援也不断增加,2005年启动的“认知症支援者计划”,在社区给予认知症及家属以支援的志愿者在这个案件判决5年后的今天,与当时相比增加了70%,现已达1300万人,占人本总人口的十分之一。他们都持有相关的资格证书,统称为“认知症支援者”。

今年的9月20日是日本的「敬老节」,日本政府公布了最新的老龄化数据。截止到今年9月15日,日本65岁以上的人口已达3640万人,占总人口的29.1%,创历史新高,老龄人口率世界第一(据联合国统计,第2位是意大利23.6%、第3位是葡萄牙23.1%)。其中认知症老人的人数约600多万人。预计到2060年,日本的老龄化将达到40%,同时老人认知症率将达到34%,意味着届时,日本总人口的13%(7人中有1人)会伴有认知症,迎来“人人皆长寿,人人皆有认知症风险”的时代。

如同高井隆一在演讲活动中所述,“想到某一天自己也会得认知症,那么我们每一个人,应该都成为一个认知症的守护者,全社会都应该行动起来准备着。抱着这样的信念,相信我们可以创造一个相互扶持的认知症友好的社会。那么我的父亲的遭遇就不会重演了”。

640?wx_fmt=png

△高井隆一

如今,日本对于认知症,积极提倡“不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保留决定权和生活权力打造'即便得了认知症,也能安心生活’的生活环境”。并且,认知症当事人的社会活动日渐活跃。从“照护”转变为“陪伴”,构筑“不同人群共同生活的共生和谐社会已经成为共识。后记

笔者作为平时从事中日养老交流工作的一份子,在9月21日的「世界阿尔茨海默症日」之际,觉得有必要将这起在日本引起极大反响、并使整个社会重新审视认知症的案例分享给大家。

希望在今后的岁月里,大家都能不断地去理解和关怀认知症人群,创建一个对认知症友好的社会

原创声明:此文内容为原创内容,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此文内容。( 更多精彩资讯可关注 微信ID: linkolder, 或访问网站 www.linkolder.com

参与评论
阿沐养老
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1056号
ICP: 苏ICP备17029963号-1
链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