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建设”改变银川,如今老年人口占比高达14.9%,他们该如何养老?

2021-04-22 20:15:27
原创
1134

640?wx_fmt=jpeg

三线城市——银川的养老“困局与机会”。

撰文丨吴诗雪

编辑丨吴诗雪

开篇:

银川,未曾触及的一片银白,多元融合的交界,一线、二线以外的三线城市叙事。当养老也开始下沉布局的时候,银发族正渐渐“染白”银川。

当地老去的人,曾经因为支援三线建设,而大举内迁过来,抛洒青春热血。他们或许有着不同的出生地、操着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生活习惯,在不断的调适和改变中,他们成为各自所是。如今,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安宁无忧地度过老年时光

这并没有任何不同,甚至可以发生于任何一座三线城市。养老从来不只是一线城市+高端品牌的代名词,对于绝大多数城市的老年人来说,这只是他们每天最真实的生活

抛开那些“漂亮”的养老构想,三线城市需要寻找自己的养老定位,这是属于他们的养老叙事。

我们相信:中国的养老问题并不只是聚焦于一、二线城市,众多的三、四城市和农村地区才是更需要我们关注的

640?wx_fmt=png

银川:越来越多的银发一族

11月,从秋意未尽的武汉出发,往祖国西北部的银川走。惯常的通勤节奏在逆行的车流中被打乱,灰白的天色给这里的一切画上休止符。

640?wx_fmt=jpeg

图:银川河东机场

飞机即将降落河东机场的时候,机身的震颤和耳边的嗡嗡声才将我拉扯到另一种生活节奏之中。

原本厚重的衣物在扑面而来的寒冷中反显得轻薄了,不多时,呼吸中便识得空气的干燥。直到身体随着室内暖气的轻柔流动而松弛下来,为期一个月的银川之行才向我揭示它可能有的面貌。

我此行与养老有关。这也是我工作不多时以来,第一次怀着如此明确的“目的”重新认识一座城市。

从南到北,是更凉的凤,更重的口味;从写字楼到养老院,是更温馨的布置,更缓慢的脚步。而银川,也渐渐从西北黄沙的雄浑壮阔、黄河边的“塞上江南”标签抽离,浮现在一呼一吸的吞吐中。

有一种说法是,由于银川属于黄河流域,在过去,黄河改道频繁,在银川周围形成了很多湖泊,相传有108个。这些湖泊由于河水改道,逐渐断流,慢慢形成了盐碱滩。成片的盐碱滩远远望去,一片银色,于是得名“银川”

这一次,我并没有看到盐碱地,反而赶上这里下的三四场雪,雪花轻轻柔柔,落在地上却久久不化,将四处染成一片银白。如果不知道盐碱地的典故,我可能会将银川定格在雪后。

640?wx_fmt=jpeg

图:《大话西游》取景地

雪后,我们一行人有幸去了镇北堡西部影城。作为《大话西游》的取景地,这里曾经演绎了一场跨越时空的爱情,“爱你一万年”的台词还可以呢喃得更久一点,在紫霞仙子的一颦一笑中,时光仿佛永远不会老去。

然而,生活在这里的人已逐渐青了发丝,在缓慢的钟摆中思考养老的去处。

一份来自银川市民政局的数据表明,截止到2019年年底,银川市户籍总人口199.57万人,其中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297725人,占户籍总人口的14.9%

另一份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市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达到24.9万人,占户籍总人口数的13.9%,80岁以上高龄老人近3万人,占老年人口的12%

这标志着银川市已经步入了老龄化社会的行列,这片土地上有越来越多的银发一族。

640?wx_fmt=png

当地高龄老人:与三线建设有关的青春

秦爷爷记性差得很,我们约好下午两点简单聊聊。特意问过他下午要不要午休,是否有精神接受访谈。他都说可以。不过还是转眼忘了,午休过后,我们在棋牌桌旁看到他。

他可能都不记得自己有午休的习惯。

聊天的时候,他的思维似乎也随着记忆飘。我问他所住的养老院环境如何,他会告诉我说,银川太干燥、太冷,他一直都没能适应过来。他还指着自己的嘴巴和眼睛说,嘴唇从来都是裂开的,眼睛也睁不开。

我刚想应和说这里确实暖气给得太足,然而眼前陌生的他突然让我有些困惑,我看着他的脸,这是一张老去的、略皱的面庞,有一些泛红,眼睛小然而明亮,嘴巴有些干瘪但没有起皮、裂开。

刚来银川,我们都是随大部队一起支援三线,一家老小都从沈阳过来,尽管有万般不舍,但还是没办法。这里环境太干燥了,一下子没法适应。”他喃喃说着,既在专注地看着我,又像看向很远的过去。

我又问他这里的护理员咋样。

他说这边的人都太实在、太淳朴,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撒谎,不太会灵活变通,不像我国东部的人,八面玲珑。

我突然意识到,他的回答指向刚来银川支援的那段记忆,而不针对此时的日常对话。这种回答问题的方式,就像是和内心的树洞对话,一枝一叶都浸染了岁月,抖落掉的,是缤纷多样的过往。

张奶奶患有帕金森病,意识很少有清醒的时候,我趁着早晨她清醒的短暂间歇见了她。

她或许可说是一个孤僻的小老太太,内向、客气、独来独往。

谈话中得知,她是南方人,喜欢甜食,养老院的口味于她而言太清淡了,而当地的口味于她而言又太重了。

她的身材娇小,甚至可说有些干瘪,声音细小、轻轻柔柔,带着典型的南方口音。

她说现在住的房间一打开就能看见床,好像马上就让人看穿了一般。她虽然很喜欢这家养老院,但其实不太愿意住这里,因为她不会讲当地话,与很多老人有语言隔阂,没有能够聊得来的朋友,老伴也早就去世了,住在这里要花子女的钱,而她的护理费并不低。说到这里,她有些哽咽。

这里的护理员告诉我,她是当年支援西北的随行家属,从上海来到此地,结婚、生子、安家,现在住进养老院虽然大半辈子都没能好好适应这里的生活,但她现在打算在这家养老院持续住下去,不挪窝

操着河南口音的王奶奶一开口我就沉默了,因为我完全不知道她在讲什么。就在我尴尬之时,平时说着普通话的同事用响亮的河南话顺利转场。留下我惊愕地看着两个“神奇”的“外星人”。

王奶奶热情似火,是养老院的活跃分子。自从见到了来自远方的河南老乡,她见了我们一行人便总是用嘹亮的嗓音向老乡打招呼,嘘寒问暖。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她也是支援三线建设的随行家属。

黑爷爷是回族人,之前在政协和人大工作,退休前是领导,关心国家大事。

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和儿子在看电视,两人紧握着手,有一句没一句的攀谈。老人现在行动不能自如,话已经说不清楚了,但对亲情的眷恋还是通过那双握紧的手表达出来。

他会因为我和他儿子的一些对话,在只言片语中回忆自己过去当领导的场景。这时候,家属会肯定地回应着老爷子,并向我说明老人过去是如何如何硬气、睿智。

他的儿子说,银川是一个多元化的城市,他们也是从别的地方迁移过来的,同一时期,这个地方来了很多全国各地的移民,回汉相融,血缘交织。他说很看好那些支援三线建设的汉人

……

在银川,在这样一家养老院,你会发现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老人,接近这些高龄老人,就不可避免地会翻开几十年前,他们那与三线建设有关的青春

640?wx_fmt=jpeg

图:银川的“三线建设”(来源于公众号“口述宁夏”)

“三线建设”开始于1964年,这一概念来自毛主席的战略构想。在当时“要准备打仗”的特定形势下,他把全国划分为前线、中间地带和后方三类地区,分别称为一线、二线和三线,其中划定的三线范围是指长城雁门关以南、广东韶关以北、京广铁路以西、甘肃乌鞘岭以东的广大腹地。宁夏是三线建设的重点区域。

据统计,三线建设十多年里,参与建设者有400万人。他们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有拔尖的工程技术人员、出色的大学毕业生、各行各业最优秀的技术工人。他们将青春献给这片远方的土地,扎根于此,从此再没有离开。

在他们身后,银川迅速建立起以食品、皮革、农业机械、化工等工业为主的工业格局,城市面积扩大了一倍。1970年,银川地区总人口488877人,比1965年增加了10万余人。而大批科技人员和知识分子的到来,从某种意义上改变了银川人口结构,提高了人口素质。

640?wx_fmt=png

一个三线城市样本:银川养老产业格局

三线建设彻底改变了银川这座城市,如今,位列三线城市的银川已经开始筹措,怎样发展养老产业。

640?wx_fmt=png

图:银川:探索养老新模式化解人口老龄化难题

2020年,银川市政府提出,将启动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根据最新出台的《银川市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实施方案》,银川市将不断丰富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供给主体类型和数量,发展连锁化、综合化、专业化的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

到2022年底,各类养老服务设施将覆盖85%的城市社区,农村老年人幸福院、老饭桌等为老服务设施将覆盖80%的行政村,居家老年人生活照料、医疗护理、精神慰藉、紧急救援、助餐助行等服务将实现全覆盖。

机构养老方面,《银川市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情况报告》显示,政府积极支持社会力量,吸引社会力量投资养老服务项目资金110亿元。

640?wx_fmt=png

图:银川市养老产业发展情况

截止2019年6月底,银川市共有社会养老福利机构30家(兴庆区12家、西夏区8家、永宁县3家、贺兰县4家、灵武市3家)、养老床位7646张,其中公办3家,总床位数562张,占全市养老机构总床位数的7%;民办20家,总床位数3360张,占全市养老机构总床位数的44%;公建民营养老机构7家,设置床位3724张,占全市养老机构总床位数的49%。

正在建设的养老机构设置床位在2万余张,其中公建的800张,民建的约1.94万张床位,设置护理型床位共4800张,如在建的全部投入使用,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在40张以上、护理型床位在10张以上。

目前,银川市健康养老重点建设项目有10,其中:社会资本建设8个、公建民营1个、公建1个。分别是:宝丰建康城、浩海桃园民族颐养中心、银川市宜居康养中心、唐徕老年托护中心、灵武颐养康复护理中心、灵武市福祥养老护理中心、永宁县邦尼沁椿养老院、银川市江海洋莲花智慧居家养老综合服务中心(社会资本建设)、宁夏邦尼老年服务中心(公建民营)、银川市爱心护理院(公建)。

640?wx_fmt=jpeg

图:宁夏阅海养老中心

除这些养老项目外,银川市还有一家经自治区民政厅民间组织管理局批准成立的民非养老机构——宁夏阅海养老中心,占地面积396亩,体量庞大,提供床位2400张,一期开放800张,收费1500-4000元/月,现已全部住满,一床难求,二期、三期又引入了另外两家机构运营商。

与此同时,当地房企,中房地产和隆光置业也在这几年开始布局养老,两者均定位中高端,收费2500-8000元/月,并形成各自的养老品牌——由中房幸福里、幸福汇、幸福家构成的中房养老,和由西萃芳庭康养中心、全萃芳庭康养中心构成的“颐柏荟”

可以看到,由于当地政策的支持,公建民营的推进,以及本土房企的战略布局,银川市的养老产业已经自成一体。

640?wx_fmt=png

破局:三线城市发展养老的难题和机会

当前,全国养老产业布局已经从一线、二线,延伸布局至三线,不同于一二线发达城市普遍具有的密集人口、发达经济,三线城市重在“当地”,解决刚需。因此,如何贴合当地特殊需求、实现盈利,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640?wx_fmt=jpeg

图:光大汇晨与爱心护理院合作签约

扎根于当地的养老品牌也有不少,如近来动作频频,布局三线城市的九如城;以及立足于长沙,向三线城市输出标准化服务的湖南普亲;已在银川建有项目的有:华邦美好家园和光大汇晨,前者扎根广州,也有志于连锁化运营,目前已入驻宁夏阅海养老中心;后者则刚与当地机构爱心护理院合作……

图:西夏区幸福颐养院

此行,我们走访了西夏区幸福颐养院,这是幸福颐养院在三线城市布局的一个尝试。该院位于银川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元东路,占地面积13328.2 m2,建筑面积9868 m2,使用面积7500 m2,设计床位220张,是北京幸福颐养医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在西北地区首个公建民营养老机构,注册于2017年6月15日,属民非性质。

按照《银川市西夏区政府采购合同》,体现公建民营养老机构的公益性,幸福颐养院服务对象优先满足西夏区政府供养的城市“三无“老人和农村五保户,作为社会保障通道,提供20%的预留专用床位,其余床位面向社会开放,进行市场化运营。现今,机构入住率已达到40%-50%。

机构有四栋楼,一号楼是特色服务区,二号楼是活力生活区,三号楼是餐厅,四号楼是颐养区。机构实行回、汉分餐,院内设置有医疗护理站,医疗能力强硬,具备丰富的失智护理服务经验。机构以标准化入手,打造了养老机构安宁服务规范。

据悉,该机构得到了家属、老人的一致认可,也为政府所看重,银川市民政局根据民政部三年服务规划,进行服务质量提升,正是委托该机构对本市32家机构进行2个多月的调查。调查显示,银川市养老机构平均入住率为36%,32家机构平均每家有床位150张

唯一的问题,也是最为关键的问题是:机构的经济指标不达标,开业三年还未实现盈利。追根溯源,原因在于:

1、投入成本大

机构作为开发区的消防重点单位,消防要求严格,门卫和消防人员就有七八个,且都要求持证上岗。这样以来只需要两个人的工作分量却承载了七八份工资,也不敢外包。机构室外场地配有3个保洁人员,是打包的。机构共有50个人,一个月的人力成本就要22万,有很多非必要成本

机构的水电气是民用价格,供暖的费用自己出,一个月6万。另外,由于实行回汉分餐,加之餐厅体量大,也在无形之中加大了成本。目前,机构的现金流可以正常运转,但前期投入还未收回来。

2、入住率难以提升

机构最大的收费是生活照料费,按测算,机构要住满160个床位,才能实现盈利,但现有的在运营的213张床位不可能全部住满,因为有包房的老人

考虑到银川市现有的30多家机构,按每家平均150张床位算,也是庞大的床位数。更别提力图仿照北京燕达,打造数千张床位的宝丰健康城和提供3000张床位的浩海桃园民族颐养中心。单西夏区就有8家养老机构,不过这些其他机构都是纯民营的,较为低端,预计将来将会转型,发展成为日间照料中心。激烈的养老竞争大势,使得入住率提升倍加困难

3、当地养老观念的限制

在银川这样的三线城市,很多老人及家属仍然对养老院存在认知上的偏见。这位接待我的管理者坦言,他母亲去世后,父亲一人在家,他本想接父亲来这个养老院,白天上班也可以照顾到,但家里人都觉得不行,没面子。他说,像他这样的做养老的人,都会面临家属的不理解,更何况更多的人。

4、护理员招聘难

该机构有7个00后员工,本地护理员仍主要以4050较多,机构很难招到专业负责的护理员。当地的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倒是有养老的专业,不过这些学生都与中房养老签订了协议,在中房实习,毕业后直接去中房任职。

可见,以公建民营的形式,对当地养老机构进行品牌输出仍然是最为普遍的路径,不过,如果不能争取到政府的强力支持,从经济和政策上为机构创造盈利空间,就不能在当地市场获得成功,反而会因为公建民营所承载的种种规范限制,而加大成本,束缚机构发展。因此,布局三线城市还需要谨慎为先。

结语:

640?wx_fmt=png

图:两种青春——养老院外的小孩在操场奔跑,

养老院里的老人在做手指操

银川绝对不会只是地图上的一点,养老也绝对不会只是垂垂老矣的一幅晚景。

在银川,有雪落的寂静,也有灯红酒绿的夜市,有夜以继日的城市建设,也有偏安一隅的闲适生活。

而养老,是一场接力,一个生命托起另一个,是一段生命旅途,每段旅途都关乎青春

-END-

原创声明:此文内容为原创内容,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此文内容。( 更多精彩资讯可关注 微信ID: linkolder, 或访问网站 www.linkolder.com

参与评论
AgeClub
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1056号
ICP: 苏ICP备17029963号-1
链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