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鸿茅药酒事件始末,我们被广告蒙骗了多久?

2018-04-18 16:58:21
原创
27963

还记得不久前的“莎普爱思”事件不?

相信很多小伙伴都听过这样的广告词“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电视上经常能看到的莎普爱思滴眼液的经典台词。广告末尾,还有一句贴心提示:“有点痛,坚持滴”,这样的表述也给人以此药确有疗效的感觉。这样的洗脑广告持续的、高频的投放,为莎普爱思带来了近7.5亿的年销售额,而惊人的是广告费用仅2016年就花费超2.6亿之多,占营业收入的20%之多。然后实际上白内障是只能通过手术完全治愈的,不是滴滴就可以的,让多少白内障患者贻误病情。

2018鸿茅药酒事件始末,我们被广告蒙骗了多久?

为何这样的虚假广告频频出现?

为何这样的企业可以频频躲避监管?

为何这样的企业可以堂而皇之的进入公众视野?

据非官方消息称,时任药监局长的郑筱萸,于2007年7月10日被执行死刑,罪名是"郑筱萸作为国家药品监管部门的主要领导,利用事关国家和民生大计的药品监管权进行权钱交易,置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于不顾,多次收受制药企业的贿赂,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判处死刑"。 

围观的小伙伴终于发现了天大的真相,此处省略一万字。

这不,“莎普爱思”还没走远,“鸿茅药酒”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进入公众视野,好事的伙伴们要说了,它的背后不会也有势力吧

要么说你聪明呢,你又猜对了

===================

“鸿茅药酒”事件导火索

2017年12月19日,广东医生谭秦东在某APP上发布了一篇帖子,标题是《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引发轩然大波。文章援引多地食药监部门的通报和媒体公开报道,鸿茅药酒存在夸大宣传、曾被责令停售的问题。并且,鸿茅药酒虽然含有67种中药材,但其中“不乏何首乌、附子、乌药、半夏之类的常见的毒性中药材”。(有兴趣的伙伴可以移步查阅全文,大概意思就是鸿茅药酒虚假广告宣传、多地禁售未成功、中药成分过多、效果有待验证等。)

2018鸿茅药酒事件始末,我们被广告蒙骗了多久?

​“鸿茅药酒”事件始末

2018年1月初,谭秦东被捕了。2018年1月10日晚上6点多,谭秦东在自家小区楼下被凉城县公安局便衣民警带走。1月25日,谭秦东的家属收到一份《逮捕通知书》,上面写到,谭秦东因“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被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公安局逮捕,现羁押在凉城县看守所。 这里的背后势力出现了。

- 谭秦东在文章的开头写到“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虽然他写的对象是‘鸿毛药酒’,但是却引来了鸿茅药酒的不满。”谭秦东的委托律师、广东舜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定锋告诉记者,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委托员工木林向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报案,称有多个公众号对公司产品“鸿茅药酒”进行恶意抹黑,宣称该酒是“毒酒”,造成产品销量急剧下滑。

- 鸿茅药酒称有两家企业取消了鸿茅药酒订单,损失额为1377156元。鸿茅药酒方认为谭秦东的文章使产品销量下滑,因而报警。

- 2018年3月13日,凉城县公安局作出的“起诉意见书”中,则表示谭的文章“造成多个省份的商家和消费者大面积退货,给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直接造成损失1425375.04元。”

- 2018年4月17日,“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回应:针对近期媒体高度关注的“鸿茅药酒”事件,公安部高度重视,立即启动相关执法监督程序,已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依法开展核查工作,加强执法监督,确保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依法办理,相关工作正在抓紧依法推进中。

- 2018年4月17日,《人民日报》消息,对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的“谭秦东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案”,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高度重视,已经依法开展案件核查工作。遵照公安部要求,自治区公安厅责成凉城县公安局立即按照检察机关意见,依法对该案事实和证据进行核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 2018年4月17日“内蒙古检察”网对此事作出回应——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办理的“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引起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指示,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听取了凉城县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的汇报,查阅了案卷材料。经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 已被羁押三个月的谭秦东昨日已取保候审。等待案件补充资料。

===================

到这里,这件事算是暂时风波过了,不过这背后还是值得推敲推敲!

1、凉诚公安千里跨省抓捕,该表扬呢?还是该表扬呢?

凉城县公安局表示,鸿茅国药的生产中心位于凉城县,退货退款造成的损失都发生在当地,属于犯罪结果发生地,当地警方有管辖权。 部分法律界人士则认为,跨省抓捕本身不是问题,但这样做难以避免地方保护主义的嫌疑,

事实上应该由广州警方来立案侦查更为适宜。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建伟表示,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管辖是犯罪地为主、居住地为辅。谭秦东在广州上网发文,居住地也在广州,即便要行使刑事追诉权,也应该由广州公安机关启动立案侦查更为适宜。 

北京市同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殿明认为,警方虽然具有跨省抓人的权力,但刑事拘留权是法律授予的重器,凉城县警方在整个事件中行动如此迅速,是否有滥用权力的嫌疑,还值得商榷。

2、鸿茅药酒到底是药还是酒?

看过广告的很多人会认为鸿茅药酒是保健食品,其实它是一种药品。2003年11月25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关于公布第六批非处方药药品目录的通知》(国食药监安〔2003〕323号),公布鸿茅药酒为甲类非处方药。非处方药本身也是药品,因而具有药品的属性,风险与获益并存,有些非处方药在少数人身上也可能引起严重的不良反应。所以,非处方药也要严格按照药品说明书的规定使用,不能随便增加剂量或用药次数,不能擅自延长用药疗程,更不能擅自改变用药方法或用药途径。

3、鸿茅药酒这样的广告合法吗?

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曾被江苏、辽宁、浙江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但鸿茅药酒很彪悍,虽然被这么多地方追着打,依然活得很好,业绩蒸蒸日上。其中功不可没的当属“老家”内蒙古对它的亲妈式支持,这就是说的背后势力。所以呢,鸿茅药酒的广告几乎在大部分城市是违法的,但是在内蒙古是绝对绝对的合法,也是有这样的大力支撑,鸿茅药酒一步步登入人生辉煌,拿奖拿到手软。

4、鸿茅药酒的荣誉光环烨烨发光

今年3月8日,内蒙古食药监局还发文称,“鸿茅药酒广告符合《广告法》《药品广告审查办法》《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的有关规定”。

鸿茅药酒也收获了大量的政府荣誉——“古法酿造工艺”入选内蒙古非物质文化遗产,百年鸿茅品牌获得“中华老字号”称号,鸿茅商标荣升为“中国驰名商标”,鸿茅中医药酒文化入选内蒙古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5、这是非典型还是典型性政商合作关系呢?值得深思!

2016年乌兰察布市凉城县(鸿茅药业所在地)政府工作报告显示,鸿茅药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完成税收近6000万元。在这样的纳税大户面前,保护地方重点企业,打造良好营商环境,甚至是出动警察跨省抓捕也就顺理成章了。

好吧,到这里鸿茅药酒事件结束了,但是它的“传说”还会一直存在、生根、发芽 。。。 广告相信还会继续在,会不会收敛我们不得而知,期待政府加强监管。

需要提醒的是,由于鸿茅药酒含有近67种中草药,其中“不乏何首乌、附子、乌药、半夏之类的常见的毒性中药材”。所谓相生相克,效果目前来看因人而异,有的人效果良好,有的人有不良反应,具体剂量等还是谨遵医嘱。 如果遇到不适,还是要立即停止服用,毕竟“是药三分毒”,且行且珍惜。实在过年过节没得送,多回家看看、多回家跑跑,也就足够了,别老让老爸老妈想各种理由就为了让你们回趟家

原创声明:此文内容为原创内容,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此文内容。(更多精彩资讯可关注 微信ID: linkolder, 或访问网站 www.linkolder.com

参与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1056号
ICP: 苏ICP备17029963号-1
链老网